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曼陀罗天使 1-2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曼陀罗天使 1-2
     「明天新的经理要来了,你加班把办公室打扫一下,任何地方都不能留下灰尘,不然你就等着被开除吧!」踩着劣质高跟鞋、一脸玻尿酸的年轻秘书小安一边涂着mac 口红(比较廉价),一边对着单位的清洁工指手画脚。  「可是……」清洁工想到又要加班,却拿不到额外的工资,一脸不情愿地看着秘书。小秘书纤细的手腕上,戴着一只卡地亚手镯。  她一定是傍上老男人了。清洁工想。像她这样学历低、出身小地方的女孩,唯一的出路就是攒钱整容,然后傍上城里色瞇瞇的老男人,改变自己甚至是全家的命运。  「啪!」小秘书一擡手,抽了清洁工一个耳光。清洁工脸上出现了五个清晰的指印。他捂着脸,错愕地望着她,不知道自己挨打的原因。  「别这幺猥琐地看着我,臭流氓!癞蛤蟆想吃天鹅肉!」小安恼火地说。  无辜的清洁工知道,如果小安执意要告自己性骚扰,自己也百口莫辩。整个单位没人会帮一个没权没势的清洁工说话——就像他小时候被欺负,全班没有人帮他说话一样。他只得走到布草间,拿出工具来,认认真真地打扫着一间又一间办公室。  同事们陆陆续续地下班了,天色渐渐暗了下来。年轻的清洁工趴在地上,用抹布擦着一块块瓷砖。他觉得活得没意思,整天就这样趴在地上劳作,还被人颐指气使,不如一条狗。  清洁工的名字叫许阳,长得又黑又瘦,脊背总是佝偻着,容貌猥琐丑陋,二十多岁的人却像五六十岁的模样。这使得看到他的女人都躲得远远的,生怕和他沾上什幺关系。他多看哪个女人几眼,都会被骂是性骚扰。他今年二十八岁,正是性欲旺盛的年龄,却无论如何找不到对象,又没有钱去嫖。  「别灰心,许阳……能找到的。至少以前有个女孩和你好过。」许阳自我安慰着,想起了曾经交往的一个女孩。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 许阳小时候,父母常年在外打工,家里只有年迈的奶奶。  班里有个小混混陈玮,和父亲、妹妹一起生活。陈玮虽然也只有十三四岁,却比同龄男孩都高过一个头。因为学习不行,所以留级,和妹妹陈瑶同班。陈玮浑身都是硬邦邦的肌肉,打起架来谁也打不过他,因此在学校招募了众多小弟,一干人四处惹事,经常恃强淩弱。陈玮的爸爸是当地着名的地头蛇,经常在外面喝酒、赌博、打群架,因此老师们对陈玮也有些惧怕,对他和他的小团体的行为视而不见。许阳家里没有父母撑腰,自己身子又瘦弱,经常被他们抢走午饭钱而挨饿。  陈玮的女朋友晶晶却是班里的学习委员。晶晶长得很漂亮,圆圆的小脸,圆圆的眼睛,白白凈凈,看起来就很乖巧,是老师的宠儿。每次考试,晶晶都是全班第一,超过第二名很多分。然而,在这样一个完美的外表下,隐藏着一个恶毒的灵魂。陈玮的妹妹陈瑶表面看起来也是一个很随和的女孩,总是跟在晶晶后面,「嫂子嫂子」地叫着,像晶晶的宠物小狗似的。  陈玮的爸爸喜欢喝酒赌博,每次赌博输了,就回家揍陈玮;每次喝酒喝多了,又会抱着陈瑶,对她进行暧昧的抚摸,让陈瑶感到极度的恶心和不适。  陈玮在家受到了虐待,没有地方撒气,就变本加厉地欺负许阳。最严重的一次,陈玮和几个小弟把许阳连拖带拽,拉进了厕所。  「陈玮哥,我真的没钱了……」许阳颤抖着说。  「谁要你钱了!」陈玮给了许阳一个耳光,许阳顿时头晕目眩。  「把他裤子扒了。」陈玮对小弟命令道。小弟们七手八脚地脱了许阳的裤子。  「你听着,老子今天要在操场遛你。」陈玮坏笑着,拿出一根放羊的鞭子。  「陈玮哥,饶了我吧……」许阳瑟缩在厕所的角落里,用手捂着自己的私密部位。  「站起来!」陈玮扬起鞭子,抽在许阳赤裸的下体上,「跟我去操场遛一圈,不然今天你别想活着回去!」  看着陈玮狠毒的眼神,许阳怕了。他哆哆嗦嗦地站了起来,光着下半身走出了厕所。  「大家出来看光腚喽!」陈玮的几个小兄弟在操场上起哄。许多好奇的小脑袋都从教室的窗口探了出来,操场上也开始聚集了一些看热闹的同学。  「你们看,我哥多厉害。」陈瑶也加入了看热闹的人群,还一脸骄傲地对旁人说。  陈玮听到了妹妹的话,仿佛受到了莫大的鼓励,带着一脸坏笑,在后面用鞭子抽着许阳,抽一下,许阳就向前走几步。就这样,许阳捂着自己的阳物,像一只可怜的任人宰割的小绵羊似的,在陈玮的鞭打之下,哆哆嗦嗦地绕着操场走了一圈。他耳边充斥着同学们的嬉笑嘲讽的声音。那一天的耻辱,是许阳人生的阴影。  那天之后,许阳就成了全校同学讥笑和欺淩的对象。他有了个外号「许光腚」,见到他的人不管他认不认识,都要拿他起哄。甚至他走在路上,裤子经常被人无缘无故地扒下来。许阳无力反抗,只能一天天在麻木中度过,偶尔打自己家的狗撒气。  初三那年,班里转来一个新同学,名叫罗小曼。罗小曼的妈妈是本地人,嫁了一个外地的富商,因此罗小曼从小长在大城市。后来富商有了外遇,和罗小曼妈妈离婚了,妈妈就带着罗小曼回到了县里生活。  罗小曼长得很难看,枯黄的头发,双颊凹陷,蜡黄的脸上长满了雀斑,双眼细长,还算漂亮,却总是无神地望着远方,眉毛淡淡的,五官一点也不立体,倒像是用笔画在脸上似的。她的身子瘦瘦弱弱,腿瘦的像柴禾,仿佛是地里的稻草人,一阵风过来就能吹倒。罗小曼不爱说话,班里的同学一开始并不在意她。  直到第一次月考成绩出来的时候,罗小曼的名字排在了晶晶前面,超过晶晶整整一百分。  「这个小贱人,居然敢超过我!」晶晶一皱眉头,直接跑到罗小曼那里,一把掀翻了她的桌子。罗小曼楞了楞,淡定地把桌子扶起来,把东西一样样捡起来放好。  罗小曼没有想到,这只是她灾难的开始。从此,班里的小混混不再找许阳的事了,而是把精力放在了罗小曼身上。罗小曼的书包里,总能发现蟑螂、毛毛虫、死老鼠一类的东西,许阳几乎每天都能听到罗小曼的尖叫声。陈玮带着小兄弟们,烧她的作业,拔她的头发,甚至也对她拳脚相加。每次他们这幺做之后,晶晶就会对他露出赞许的笑容。  女生也参与了这一系列「狂欢」。她们用马克笔在罗小曼的笔记本、书包和各类文具上,写满了「婊子」的字样,一致不和她说话,还造谣她的妈妈是小三,当面骂她是老妓女养的小妓女。  听着罗小曼一次又一次绝望的哭喊,许阳不觉得可怜,甚至感到有一点庆幸。在这种环境下生活了多年的许阳,内心早已冷漠,并没想过帮助罗小曼。  第二次考试,罗小曼的成绩一落千丈,到了第十名。晶晶却并不準备放过这个抢了自己第一名的无辜小女孩,还变本加厉地欺负她。女生们想了很多种羞辱罗小曼的方式,都用得腻了,于是想出一种新的办法来羞辱她——传播她和许阳的「绯闻」。罗小曼从此被学校里的人嘲讽为「许光腚的媳妇儿」。  许阳的麻烦又来了。只要一下课,就有人拉着他不让他走,还总是把罗小曼往他怀里推。更糟糕的是,陈玮又带着几个小兄弟,把他拉到了厕所。这一次,他们没有打他,也没有抢钱,只是对他进行了威胁。  「你过去抱住罗小曼,把手伸进她裤子里摸一下。」陈玮叼着烟,坏笑着命令道。  「啊?哥,我我我……」许阳一阵颤抖。  「如果你不想挨打就快去!」陈玮踢了许阳一脚。  看着眼前兇神恶煞的陈玮,再想想弱不禁风的罗小曼,许阳又一次服从了。他跑到教室,强行抱住了罗小曼。  「啊——你干什——」罗小曼吓了一跳,在他怀里激烈地挣扎着。  「别动!」在比自己弱小的女孩子面前,许阳突然有了勇气,恶狠狠地命令罗小曼别动,然后把黑乎乎的脏手伸进了女孩的裤子。  「不要……」罗小曼哭了起来,拼命反抗着许阳的猥亵,维护者作为女孩子最后的尊严。周围的同学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一幕。  许阳还是得逞了。罗小曼的屁股光溜溜的,柔软滑腻,摸起来很舒服。许阳猥琐地使劲捏了一把。  「哈哈,罗小曼,你哭什幺,你老公摸你屁股不行?」  「就是啊,你以后是要给许光腚当老婆的。」  「嘻嘻,羞羞羞~ 」  女生们七嘴八舌地嘲讽着罗小曼。罗小曼趴在桌上,把脸埋进臂弯里一动不动。许阳想她可能是哭了。什幺时候,自己也成了欺负别人的人呢?许阳想着,一种不舒服的感觉涌上心头,只是他不知道,这种感觉叫做「内疚」。  之后的一个月,陈玮他们都没找许阳的麻烦,许阳的心里却油然而生一种莫名的情愫。只要一閑下来,他的脑海里总是浮现出那天摸着罗小曼屁股的感觉,回忆着罗小曼娇小瘦弱的身躯在自己怀里挣扎的感觉,还有她的皮肤那细腻的质感。夜里,他也会梦见罗小曼,梦见自己抚摸着罗小曼的身体。清晨,他的床单总是湿乎乎的一大片。许阳变得躁动不安,控制不住地想着这事,甚至希望陈玮他们再次逼迫自己去猥亵罗小曼。  这天是罗小曼的十五岁生日,罗小曼精心打扮了自己,还带了蛋糕来学校,想给大家分一些蛋糕,来缓解自己被孤立被排挤的尴尬处境。  「瑶瑶姐姐,我带了蛋糕来,你们分着吃吧。」罗小曼给瑶瑶切了一块蛋糕。  「呦呵~ 小婊子,你也配过生日?」瑶瑶推开罗小曼的蛋糕,轻蔑地说道。  「那应该先给你老公送蛋糕呀。」一旁另一个女孩也一脸讥讽。  罗小曼送了一圈蛋糕都没人吃,反而被嘲讽了一通,面红耳赤地回到座位上。许阳看到几个男生和女生从在一起,悄悄谋划着什幺。  「他们又要捉弄罗小曼了吧……」许阳嘟囔着。他做梦也想不到,这个计划居然和自己有关。  放学了,许阳正準备离开教室,却被陈玮拉了回来。  「陈玮哥,这是我攒的零花钱,你看,今天饶我一回吧。」许阳讨好地笑着。  「呵呵,只要你今天听话我们就不打你。」陈玮冷笑着,老鹰一样的双手紧紧抓着许阳的手腕。  许阳看了看周围,同学们都走光了,值日生也被陈玮支走了。只剩下陈玮和他的一群小弟,晶晶、陈瑶两个女生,以及被她们拽着的罗小曼。  「罗小曼,你今天不是过生日吗?让姐姐们给你好好过个生日。」老师眼中懂事乖巧的晶晶此时像一个坏巫婆一样露出了邪恶的笑容。  「许阳,自己把裤子脱了,趴在桌子上,屁股撅起来。」陈玮说道,「瑶瑶,準备好拍视频了吗?」  「早就準备好啦~ 我美丽的晶晶嫂子的话,我怎幺能不听呢。」陈瑶娇滴滴地说着掏出了一个数码相机。那黏黏腻腻的声音让许阳感到恶心。  「开始吧。」陈玮看着乖乖趴在桌上的许阳,冷冰冰地说。  难道他们要打我的屁股?许阳想。两个小弟从两边掰开了他的屁股。  「啊!」许阳感觉到一个异物被强行塞进了自己的肛门。回头一看,只见陈玮用手套着塑料袋,拿着捣碎的罗小曼的蛋糕,塞进了他的肛门。  「哥,别……」  「嘘~ 听话。一会儿有你舒服的时候。」陈玮说着,狠狠打了一下许阳的屁股。同学们一阵哄笑。  陈玮开始一点点把更多的蛋糕塞进许阳的肛门里面。许阳感觉到冰冷的奶油正在一点点入侵自己的身体,肛门被撑得大大张开,十分难受。  「求求你,饶了我吧……饶了我吧……」许阳开始求饶。他懦弱的求饶声却让陈玮变态的欲望得到了更大的满足,变本加厉地把更多蛋糕塞进了许阳的肛门。  蛋糕越塞越多,许阳的肛门夹不住,一些碎屑从下面漏了出来。  「傻逼许光腚,夹紧你的屁眼子!」表面乖巧的「好学生」晶晶此时暴露了自己的另一面,一面骂着许阳,一面催促自己的男友快点塞蛋糕。  很快,许阳的肛门被塞得满满的。在陈玮的威胁之下,许阳努力夹紧了屁股,不让蛋糕漏出来,有一种憋着屎的感觉。他的两半屁股上也沾满了奶油。  「你,舔!」晶晶推了一把自己手里的罗小曼。  瘦弱无助的罗小曼惊讶地看着晶晶,似乎没预料到她会用如此恶毒的招数对付自己。  「你楞着干什幺,没听到我嫂子让你舔吗?这是你的生日蛋糕,你必须把它吃完,一点儿都不能剩下。」陈瑶拿着相机说。  罗小曼还是没动。  「你俩,上!」陈玮像命令狗一样,对两个小弟说。两个小弟立马会意,一个抓着罗小曼不让她跑,一个强行把她的头按在许阳的屁股上,小嘴正对着许阳的肛门。  「好啦许阳,现在把你屁眼子里的蛋糕拉出来给你媳妇儿吃吧。罗小曼,你要全部都吃掉哦~ 」晶晶脸上带着快乐的微笑,两只大眼睛里放着光。  「嗯、嗯。」许阳一用力,把肛门里的蛋糕挤出了一半。罗小曼被胁迫着,吞下了许阳拉出的「屎」。  「嘻嘻,她咽了!」陈瑶拍着手笑道。  「我就知道。罗小曼你真了不起呢,连屎都咽的下。」晶晶也在一旁嘲笑着罗小曼。  许阳感觉到罗小曼湿乎乎的小嘴正抵着自己的肛门,想起她皮肤丝滑的质感,不禁有些硬了。他连忙把剩下的蛋糕一口气挤出来,一不小心,「噗噗」放出两个响屁。  「吃进去,都吃进去!」陈玮的两个小弟也戏谑地看着罗小曼,逼着她张开嘴吃下蛋糕。  「带着屁味儿的蛋糕好吃吗?」晶晶满意地问。  「呜呜……」罗小曼发出了无助的呜咽。  陈瑶对着罗小曼就是一脚:「小婊子你聋了?我嫂子问你话呢!」  「不好吃……」  陈瑶过去又是一脚:「说好吃!」  「好、好……吃……」罗小曼被踢得生疼,哽咽着说。  「好吃是吧,把他屁股上面的奶油舔干凈。」晶晶说道。  无力反抗的罗小曼伸出香舌,舔食着许阳屁股上残留的奶油。许阳感觉到那湿热的舌头划过自己的屁股,一口一口舔着,最后伸进了他的肛门……  「老公你快看,许光腚他硬了!」晶晶突然兴奋地喊起来,像肉食类动物看到了新的猎物。  「罗小曼,你还是处女吧?」陈瑶忽然一把捏住罗小曼的脸,逼问她。  罗小曼绝望地点了点头。  「咱们就在她十五岁生日的时候给她举行破处仪式吧。」陈瑶向晶晶请示着。  「不愧是瑶瑶,和我想的一样。」晶晶摸了摸陈瑶的头发,陈瑶谄媚地笑着,恨不得摇摇尾巴。  两个小弟把许阳翻到了正面。不,不能这样!欺淩就算了,夺走女孩子的贞操可是大罪啊。许阳控制住了自己,阳物渐渐软了下去。  可是两个女生已经开始扒罗小曼的衣服了。  「嘻嘻,让我们看看你这小裙子下面的小骚逼。」陈瑶笑着,把相机交给一个小弟,自己走上去脱下了罗小曼的内裤。  「晶晶姐姐,求求你不要这样……晶晶姐姐……」罗小曼意识到了晶晶和陈瑶的上下级关系,对着晶晶哀求着。  晶晶走到罗小曼面前,温柔地抚摸着她苍白的脸颊。  「晶晶姐姐……」小曼的脸颊上滚下泪来。  「别怕,做爱很爽的,姐姐今天让你爽一下。」晶晶邪恶地说着,脱下了罗小曼的衣服。  罗小曼瘦弱的身躯暴露在许阳面前。她是那幺的瘦,贫瘠的乳房像是男孩子的胸。肋骨一根一根的凸出来,像骷髅似的吓人。纤细的腰和四肢倒有几分好看,可是瘪下去的屁股又让人减了几分欲望。她死死地并住双腿,浑身止不住地颤抖。自己的第一次,就要交给这样一个女孩吗?  一旁的陈玮察觉了许阳的犹豫:「许阳软了?掰开她的腿,让许阳看看那小屄儿。」  陈瑶和晶晶从两边擡起罗小曼的腿,把这个可怜的女孩儿拎了起来,打开了她的小穴。  罗小曼的下体还没发育好,只有几根稀疏的、薄薄的绒毛。两片白白的嫩肉,包裹着她浅粉色的小阴唇。两片小阴唇中间有一个小小的洞穴,是给人插入的地方。看到这从未见过的风光,许阳又不由自主地硬起来了。  陈瑶不顾罗小曼的哭喊求饶,身手扒开了罗小曼的阴道,把两片小阴唇撑开,让大家围观里面那块白色的处女膜。  罗小曼的处女膜很厚,上面有几个分散的小洞,那是她每个月月经流出来的地方。每个女人的处女膜形状不一样,相同的是都有一些洞,有的是在中间,有的在边缘,并且形状也不大一样。如果处女膜上面没有小孔,这样的女人我们称之为「石女」,也就是不能生育的女人。  「好好看看你的处女膜吧,你马上就要跟它说再见啦~ 」陈瑶把罗小曼的阴唇撑得更大,逼着她欣赏阴道里的风光。  「哇,这个就是处女膜呀,我还没见过呢。」陈玮的小弟之一说道。  「怎幺,你没日过处女?」破了晶晶处女的陈玮自鸣得意地说。  「没有,我日的都是发廊妹。」  「那这逼给你日呗?」陈玮想到用这个处女拉拢兄弟。  「不日,太他妈丑了,鸡巴都硬不起来。」  「你们看,这个处女膜上面有孔哎,她不会被人插过了吧?」另一个小弟说。  「你傻呀,每个妹子的处女膜都有孔……」  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处女膜被一群男人围观,还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着,甚至拿自己和发廊妹比较,罗小曼羞耻地捂住了脸,泪水不断从指缝里涌出来。  「光腚,上吧!」知道小弟们看不上罗小曼,陈玮便鼓励许阳道。  许阳感觉到浑身的血都涌到了下体,阴茎一下子挺了起来,硬邦邦的立着。可他听到了罗小曼凄凄惨惨的哽咽,坐在地上,没敢动。  「小婊子,自己坐上去吧。」陈瑶和晶晶抱着罗小曼,撑开她的阴道,对準了许阳挺立的阳物,狠狠地套了上去。  「啊——」罗小曼发出了凄厉的叫声。许阳却顿时感到无比舒适,那处女的小穴紧紧地裹住了自己的阳物,温热而潮湿。什幺东西沿着阴茎和阴道壁相贴合的地方流了下来。  「罗小曼,对不起了!」许阳再也控制不住性的沖动,一把抱住了罗小曼的屁股,把她紧紧抱住,阴茎在她的身体里狠狠地抽插了一通。  「不要……为什幺……连你也欺负我……」  「对对对不起……喝啊!」或许是听到了罗小曼的话,或许是由于是第一次的缘故,许阳很快就射了。  「你们瞧,许光腚真是没出息,秒射!」陈玮呵呵一笑。  「都录好了吗?」晶晶问身后拍摄的小弟,「咱们把这录像发到学校贴吧里,看这个小婊子以后怎幺在学校做人!」  一群霸淩者兴奋地讨论着这次成功地霸淩,拿着录好的录像,心满意足地离开了。许阳也穿好裤子,踉踉跄跄地离开了教室,甚至没想到要扶起双腿之间淌着血和精液的罗小曼。  视频发到贴吧里,不一会儿就被和谐了。可是这并不影响同学们的讨论和私相传阅。从那一天后,罗小曼一直没来上学。尽管如此,她那柔软、湿润、温热的小穴里的感觉,深深地刻在了许阳心里,让他魂牵梦绕。  或许罗小曼转学了吧。转学也好,不用在这里被欺负。许阳想。可是她会不会想不开?会不会……许阳不敢在这个层面上细想,只能安慰自己说,她一定是转学了。  一个中午,陈玮的两个小弟因为抽烟被老师罚了,心情郁闷。正好遇到许阳,无缘无故就是一顿暴打。许阳被打破了额角,伤口虽不深,却流出血来。  许阳好不容易逃出来,跌跌撞撞回到教室,刚一进门,就被一个人温柔地扶住了。  是罗小曼。许阳惊讶地看着她。她穿着校服,看起来什幺事都没有。